顺丰优选多地关店,顺丰零售梦缘何难实现?

  • 时间:
  • 浏览:6

(观察者网讯 整理/一鸣)快递业老大顺丰最近的日子可以说是相当不顺心,在股东减持、市值缩水后,旗下所谓顺丰优选在上海、武汉、青岛、成都等地的门店也相继关闭。这拨“关店潮”被认为是顺丰近年布局新零售的又一次重大失败。

近日,据多家媒体报道,深圳市顺丰商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丰商业”)旗下社区生鲜超市品牌“顺丰优选”在全国范围内关闭门店,关闭门店的城市有上海、武汉、青岛、成都等地,其中上海的门店已全部关闭,其余城市门店正在清仓。

对此,顺丰优选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称,社区店并非暂停,而是公司对部分线下门店的区域进行调整,预计今年5、6月完成,今后将加大华南及北京地区的投入,旨在集中资源聚焦重点城市。

顺丰优选 来源:界面

顺丰的回应,实际上承认了其已在全国范围内收缩战线。

根据启信宝的数据显示,顺丰优选的运营企业深圳顺丰商业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1年,是顺丰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实际业务始于2014年5月的“嘿客”,店内不提供实物商品,通过店内平板和导购线上下单,门店仅作为用户自提点的方式。2015年,“嘿客”更名为“顺丰家”,2016年9月“顺丰家”更名为与线上生鲜平台统一的“顺丰优选”,加入了实体产品。

根据顺丰优选的官网介绍,顺丰优选的产品以生鲜和进口食品为主,目标人群为中高端消费群体,采用委托管理的方式经营。加盟商需缴纳履约保证金30万元(期满无息返还),承担店铺租金、水电费以及员工薪资,加盟商的经营收入由商品销售分成和快递自寄自取收入构成。

在顺丰控股借壳鼎泰新材上市的财报数据中,顺丰“已剥离业务”中“商业板块”自2013年至2015年亏损分别是1.26亿元、6.14亿元、8.66亿元,相加亏损16.06亿元。顺丰优选自上线到2018年9月的六年时间里,经历了7任CEO的变动。

不过,易名也罢,更换CEO也好,即便顺丰的配送业务很优秀,可顺丰优选所在的终端零售市场并未能贯彻顺丰的零售优势。实际上,王卫之前玩“电商”,一直不是很成功,比如早期的顺丰E商圈、顺丰宝、丰趣海淘等项目,还有顺丰控股上市那年推出的“无人货架丰e足食”,均无疾而终。

多年以来,王卫的“顺丰优选”一直未能有效改变其定位不清晰、产品同质化等弊端,故而难以达到原本想象中的那份“成绩单”。在顺丰的物流+生鲜的“交互”过程中,普通消费者给它的画像肯定还是“快递”,通常难以把生鲜超市与其勾连在一起。

中国经济网援引朗然资本创始合伙人潘育新观点称,顺丰优选社区店做得并不算好。在潘育新看来,顺丰优选社区店的问题和“苏宁小店”类似。

苏宁小店的模式,跟顺丰优选社区店有一些类似的地方。比如,苏宁小店的80-200㎡社区店,主要面对家庭生活用户,售卖基础食品、蔬果、生鲜以及非食日用品,将用户家中到社区门口的100米打通,实现物流配送。苏宁小店提出了“最快8分钟送达”的口号。用户自己到店购买商品外,还可以通过小店APP线上购买商品到门店自提,或者让商家送货上门。苏宁小店也有社群运营、社区团购。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8年初进军新零售开始,一年时间里苏宁开了4000家“苏宁小店”。2019年,苏宁小店的数量年底可能达到10000家。苏宁小店的快速扩张,带给苏宁易购的是亏损。2018年前七个月,苏宁小店营收1.43亿,亏损就达到了2.96亿。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云阳子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也表示,顺丰优选的主要定位是社区生鲜便利店,但是社区生鲜便利店在社区的生存空间会比较小,既要面对社区生鲜超市和社区电商前置仓的竞争,还要面对如盒马等覆盖三公里范围的新零售超市的竞争,如果顺丰优选还是按照社区生鲜便利店的发展模式去发展,并且在管理团队上没有更加合适的人选,想要取得较好的发展也比较困难。

“顺丰优选”出师不利,顺丰在资本市场也折戟沉沙。4月3日晚间,顺丰控股公告称,持股5%以上股东苏州“元禾顺风”、持股5%以上股东宁波“顺达丰润”、股东深圳“嘉强顺风”和监事刘冀鲁拟以大宗交易及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分别减持不超过1.5%、不超过3%、不超过3%和不超过0.4109%的公司股份。

相关资料上,上述股东不是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其减持动作属于市场行为,实际上也是对顺丰控股近来股价低迷的一种正常反应。今年1月30日,顺丰控股跌至借壳上市以来的最低点29.85元,与2017年11月1日的高点62.5元相比,市值距高点已缩水1164亿,跌幅超过50%。即便是当下股市“春日花开”,股市股价仍是在低谷里徘徊,令很多投资人失望不已。

分析认为,阿里旗下的菜鸟物流已结束和桐庐系快递公司“联姻”,加上京东物流的崛起,“孤军奋战”的王卫每前行一步都会异常艰难,加上当下快递业市场趋缓,自然会让顺丰控股的估值空间大大地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