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L 创意总监离职,时尚业怎么全是待不久的设计师?

  • 时间:
  • 浏览:9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时尚圈的秘密又一次走漏风声:YSL 创意总监 Hedi Slimane 已经与该品牌分道扬镳。鉴于他离任的传闻自一月以来就一直沸沸扬扬,待正式声明发出,业内倒是格外平静。

除了选在愚人节这天公布消息(谁都得思量一番真假),此次的讯息亦传达出不少其他内涵。Slimane 是近来第 4 位在时尚豪门干不过 5 年的设计总监。去年 7 月,亚历山大·王离任巴黎世家,此前双方仅仅合作 3 年;去年 10 月,Raf Simons 离开迪奥,也是三年之痒;今年早先 2 月时,Stefano Pilati 离开了 Zegna。而 Slimane 加盟 YSL 是 2012 年的事情。

Slimane 在 YSL 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成功帮助品牌转型,改善财政状况。目前该品牌可以算得上其母公司开云集团门下奢侈品系列发展最快的一个。据报道称,2015 年 YSL 销售收入逼近 10 亿欧元,大概 11.4 亿美元,较 2014 年上涨 38%。如今,YSL 的收入占开云奢侈品系列总收入的 12%,集团总收入的 8%。

在此过程中,Slimane 同时打造出全能美学方案,之后便被 Alessandro Michele 应用于 Gucci,亦成为诸多其他设计者的梦寐以求的法宝。有观点认为该品牌转型已经完成,因此可以轻松交给下一位设计师(说的详细点,相关言论称 “Slimane 的 4 年期任务旨在帮助该品牌完成转型”)。显然,这么想是有问题的。

虽说这已然成为时尚产业的传统思路。意大利男装品牌 Ermenegildo Zegna 首席执行官 Gildo Zegna 在设计师 Pilati 离任时说了类似的一番话,“我们要成为时尚圈的重量级角色,Zegna 在米兰时装周的秀务必令人难以忘怀。我们比预期更早实现了这个目标。”紧接着,他们换掉了设计总监!2 月米兰时装周期间,在一次午宴上,我曾就坐于开云 CEO François-Henri Pinault 的身旁,也曾问过他关于此类短期合作关系的看法。他耸耸肩膀说,“这就是现代奢侈品行业的正常循环模式吧。”

但愿这不是真的。

时尚行业已然得了“短期主义”之症。换个角度看,“时尚圈”的利益范畴扩大了:不仅仅是企业执行层面,毕竟上市公司不得不看财报,现在就连设计师也一并卷入利益圈中。貌似有倾向认为企业投资者所打造的邪恶圈钱系统正在碾压设计师的创意才华,尽可能榨取后者的一切创造。显然,这种想法已经过时了。

Simons 离开了YSL,谁也没逼他。Simons 先生一贯坚持获得绝对的控制权,并且拒绝定居在巴黎而是住在洛杉矶,品牌方面不得不主动配合设计师,这么看来,Simons 可不是好欺负的软柿子。关于双方谈判的猜测主要集中在 Simons 方面的要求(可能就是想加薪),而非品牌对他有什么期许。

双方关系改变的希望是在同步缩小。自打这一风潮开始,经过多次与品牌执行人员的对话,讨论关于为何不向设计师提供更长期的合同,比如 5 年、7 年(当下创意总监任期的平均长度为 3 年),答案却趋于一致,要么是设计师不愿意签长期合同,要么是设计师想要更多的自由空间以便留有余地进行交涉或是选择走人。可能现在你已有所理解,如果设计师的工作提高了品牌的销量,达到显著程度,那么自然而然的,设计师希望其成功反映在自己的薪水上。一位企业执行人员曾告诉我他接触过一些设计师,如果可能甚至愿意签一年的合同。

反观这些大品牌的创始人曾经的工作时间,伊夫·圣罗兰执掌自家品牌 40 年之久,Valentino 的 Garavani 在任 48 年,Givenchy 掌门 Hubert de Givenchy 43 年。这些品牌在创始人卸任后仍旧身价稳固,足以吸引财团或私有企业重金购买(例如上述品牌现任母公司开云,卡塔尔投资公司 Mayhoola 以及法国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MHLV)等),其根本原因在于创始人始终如一的愿景和自成一派的美学价值已然在岁月中凝练为品牌的一部分。这才是值得客户投资的根本所在,亦如这些名字所代表的内涵,其所吸引的不仅仅是一代消费者而已,他们经久不衰。

为品牌打造形象,并将品牌的内涵注入消费者的生活,需要的不仅仅是投资创意更是建立一种关系——品牌和个人之间,设计师与品牌之间。总之,产品自身需要投资,毕竟它们不是廉价的商品。消费者要有信心,这一投资将能保值。而这种内涵需要设计师来打造。

当代奢侈行业理论认为品牌的价值务必大过任何个人,但是人们不应该忘记是人将个性与深度赋予品牌。设计师对于品牌而言是实在内容的创造者,而非守护人(这一点不同于社交媒体层面的认识)。Comme des Garçons 得以立足是因其创始人兼设计师 Rei Kawakubo;同理,拉夫·劳伦之于 Ralph Lauren;乔治·阿玛尼之于 Giorgio Armani;可可·香奈儿之于 Coco Chanel,以及如今的设计师卡尔·拉格菲尔德。

虽说后者并非在 1983 年时,一上任就打造出了品牌新形象,他在该品牌却一干就是 30 年。在他的努力之下,该品牌的立意依旧清晰,消费者大可放心投资其价值体系或是借此完善自身价值。类似的,Maria Grazia Chiuri 和 Pierpaolo Piccioli,自 2008 年加入 Valentino 以来,成功为该品牌确立了更为现代的个性,同时不失创始人留下的传统,继续专注于美与装饰细节的设计,同时通过活跃的线条、精良的工艺使得作品更加呼应当代文化。当然,他们也经历了逐渐成熟的过程,想当年最初的几场秀反响并不尽然,倘若他们也是干个 3 年就走,恐怕其影响力将微乎其微。与其说确立个性,至多也就是品牌历史上的一个闪光点罢了。

倘若一个品牌的价值体系发生了变化,势必是剧烈的,正如 Slimane 麾下的 YSL,在高度商业化的加州骚动的青少年大卡车上彻底颠覆了圣罗兰经典的吸烟装,结果有二:第一,全世界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这种变化(想必人们还没有忘记当摇滚少女登上 T 台时的惊恐!);其次,倘若该品牌很快又要来一番彻底转型,无异于给了顾客一记大耳光。

至于未来,YSL 方面,传闻集中在比利时-意大利背景的年轻设计师 Anthony Vaccarello 身上,后者此前一场秀完全体现 80 年代摇滚风,倒是和 Slimane 的审美颇为吻合,虽说性感的更加直接、张扬,且少了一点整体性。开云方面表示将在“适当的时候”宣布进展。

在此问题上,Slimane 保持了一贯的个性,颇为沉默。有传言说他可能加盟迪奥,后者仍在寻找新的设计师,不过更可信的是设计师可能彻底在艺术创作的路上走下去。毕竟他的创意小宇宙相比“造服与人”更像是一出表演。

本周还有两则 YSL 此前拍摄的广告片亮相,都是 Slimane 拍摄的:其一是穿着吸烟装的 Jane Birkin,另一个是穿着上一场秀服的 Cara Delevingne。相信该品牌会经历一个过渡阶段,至少在外界看起来如是,就像一切保持原貌一样。考虑到当年花在 Slimane 身上的钱,从 T 台到店面,到店铺家具,再到巴黎的新酒店,不论下一个是谁,很难想象开云还会这般大手笔。

理想的情况是设计师能够为品牌工作超过 3 年。不过鉴于不少先例摆在眼前,一个充斥着自由设计经理人的未来或许将是 Slimane 的一大成果。不知道在那个世界里,是不是还会有长期合作这回事存在。

翻译 国舅

题图来自 daman.co.id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