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思维能不能拯救年轻人的租房问题?好奇心日报有39个发现

  • 时间:
  • 浏览:5

如果你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大城市,你很可能会经历/经历过以下这些坎坷的租房体验:

  • 到了从学校被赶出来的日子,刚确定的工作一周之后要入职,于是一边在朋友家蹭住一边找房;
  • 拖着巨大行李箱顶着大太阳看房,结果房子烂到爆,心情如残花般凋零;
  • 查地图查得头大,看起来和单位距离差不多的有好几个小区,但去之前无从判断具体情况,只好绕城奔波;
  • 一开始踌躇满志,但马上会发现租房网站上看起来价廉物美的房子从图片到价格、户型全是假的,只有中介电话是真的;
  • 中介套路太深,前两套看的房子破成狗,后面推荐的好一点的房子贵成狗;
  • 开始租房之前研读一系列教程,包括如何分辨房子好坏、如何鉴别中介、签合同注意事项,结果基本上看了也白看;
  • 不幸遇上二房东的群租屋,简直跟进了鬼屋一样;
  • 自己做二房东,好不容易租下一整套房子,接待了几个人看房已经焦头烂额,根本顾不上工作;
  • 只想租一间,中介那儿都是一整套,只好把豆瓣租房小组的帖子从第一页翻到第二十页;
  • 作为男性,豆瓣上合租帖用大红色三个感叹号标注“只要女生”,感到扑面而来的歧视;
  • 不太会讲价,每次和房东谈房价或者要求报销维修费用都是一次煎熬;
  • 好不容易住进去了,第一天就发现热水器失灵/煤气灶熄火/洗衣机开了三分钟就嗷嗷罢工;

……

简直是踏入社会的第一场全方位的迎面暴击。

如果你在知乎和 Quora 搜索“租房”的话题,会发现 Quora 上大部分问答指向经济层面的“租房和买房哪个更划算”,但知乎上的问题范围主要在“租房的时候如何避免被骗/如何辨别真房东和中介”“租房遇到奇葩室友是什么体验”和“如何布置/改造出租房让自己更好地生活”中徘徊……从标题就已经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艰辛。

地产商、中介机构、室内设计、居家服务甚至社交平台都想从解决以上这些痛苦的路子上获得年轻人的心(和钱)。国内大小公司进入这个行业的主打产品一般叫做“公寓”。这种居住形态起源于欧美,在服务和营销上,这些“公寓”强调的也包括统一优质的装修风格、公共设施和社区感,此外还有整体体验的移动化、便捷化。好奇心日报在之前的报道中介绍过不少传统公司也进入了这个行业。

虽然这些尝试都可以被看做吸引年轻人的努力,但还没有任何品牌形成规模,人们在“租房”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问题也似乎并未全部得到解决。

这些看起来的“革新点”,是解决用户需求的尝试,还是吸引眼球的噱头,甚至是对年轻人一厢情愿的误解?

好奇心研究所根据此前在社区、家居以及更广泛的居住方式层面发布的多个调查,试图以条目的形式梳理一下在租房这件事、以及和租房相关的一系列事情中,年轻人最在意的点是哪些——虽然我们不负责出手解决,但是负责出手提醒。

有没说到的地方,你也给提点一下啊!

租房的血泪瞬间大多来自缺少标准化的服务,“标准化”也是目前长租公寓等新型租房服务的卖点

年轻人注重自己的生活质量,不太愿意因为“没买房子”就凑合住。在信息发布网站 58 同城发布的《 2016 上半年租房市场报告》中,数据显示 90 后已经取代 80 后成为房屋租户的主要人群,而且他们更在意交通便利程度和整体的租住品质。在《好奇心日报》之前的一篇报道中,我们用“租房领域的消费升级”概括这些变化。除了一直都很重要的地段、价格,因为工作来到大城市生活的年轻租客更在意房子本身和周边居住环境的质量,以及从找房子、入住、在租住地生活、搬离等整个过程的体验。

这是年轻人被租房领域的新型服务吸引、并愿意多掏钱的原因。

在好奇心研究所此前的征集中我们还发现,年轻人有一定程度上的“连锁依赖”,更信赖连锁的大品牌,认为它们意味着可以预期的标准。目前的很多商业化公寓看起来是在解决缺少标准化的问题,数字化没有提供最优的服务,但至少看起来提供了降低不确定性的服务:

1. 年轻人希望能用一只手机能解决尽可能多的问题,在租房这件事上,包括从选房间、付房租,到最后退押金;

2. 手机里的世界最好和现实情况更接近一些,比如出发看房之前就能够实时看到哪些房子还空缺、房子的具体位置、能够入住的时间;

3. 不用和房东直接接触,不需要知道自己的房东是谁,是什么样的人,TA 不会来隔三差五敲我的门看我有没有弄坏 TA 的微波炉;

4. 可以只租下自己需要的单间,不用花时间找室友,而室友的水准不会太差;

5. 对“明码标价”更加信任;

6. 东西坏了的时候,可以找客服,比起房东,客服是更让人熟悉的存在;

7. 从打扫卫生到搬家,都对“一站式服务”有需求。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看,租房之后的生活质量依然还是一件依赖运气和人脉的事情

在此前的报道中我们也指出过新型租房服务的一些问题,而好奇心研究所一项关于“你不满意的租/买房体验”征集中,大家最不满意的地方是“虚假信息”,也就是看到的信息和实际情况不对等。这个问题只被目前的服务解决了一部分。年轻人在租房时的种种折腾和消费习惯,也大多是为了解决这种不确定性。而新型租房服务中,虽然年轻租客手机上能看到很多信息,但实际情况并不是“所见即所得”的。

8. 租房的主要困扰和“你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人”有关,合租式公寓的一大问题也来自租客无法预知未来的室友是什么样的人,特别是在公寓以房间为单位出租时,大家都不太放心当第一个住进一套房子的人。

9.各类品牌公寓翻新的房子观感不错,但是否留足了足够空置期让装修气味散发这件事经常令人不够放心。

10. 并不是所有事情都像最初看起来那样能通过手机解决,比如维修和保洁,手机另一头的客服不一定有办法把事情安排妥当。

11. 一些人把这些互联网化的公寓当作第一次搬家到某个城市时候比较方便找到的住所,之后有更充裕的人脉和时间之后,再搬到性价比更高的地方去(这也解释了我们此前报道中,公寓房源空置率低但轮转率高的现象)。

12. 相对于标准化服务,总有一些信息还需要靠口口相传的方式获取。比如,靠谱的搬家工人通常会搬完朋友小圈子里所有人的家。

13. 比起房产中介和目前的公寓服务,年轻人在产生“找室友”“转租”和“找一个房间”的需求时,更加倾向于向豆瓣寻求帮助。(在豆瓣上搜索“北京租房”,人数最多的小组有 59 万用户,“上海租房”人数最多的小组有 32 万用户。)

那么,靠“社交空间”可以打动人吗?其实,年轻人对社区/小区的首要需求是安全和便捷

住所被视为上班之余休息、生活的地方,我们之前的报道也发现新型的长租公寓爱强调自己的“社交空间和生活方式”属性,甚至宣称对入住租客的年龄、学历有所筛选。不过,在好奇心研究所“你觉得什么才是真正的休息”征集中,得到更多赞同数的答案其实是“睡到自然醒”(1564票)和“周末一个朋友也不要见,一个人看电影逛街才觉得放松下来”(697票),主打社交的公寓似乎看起来有些多此一举。

14. 对于“适合居住的”小区,一句话概括年轻人的标准就是——最好足不出小区一个月都不会降低生活质量。

15. 便利店是决定年轻人生活质量的最关键因素之一。在好奇心研究所“你认为哪些配套设施是小区必备款?”的征集中,得到赞同数最多的表态是“要有一个像台湾或者日本那样的全能 711 便利店”;便利店的最大吸引力在于24小时、热食、标准化服务。在“啥样的小区让你感觉有安全感?”这项征集中,得到最多赞同数的表态也类似,“有一家24小时开着的便利店,可以买热食的那种”。

16. 如何解决收快递的问题也挺大程度上影响生活质量。在“城市生活中你遇到过哪些小确麻烦?”的征集中,最麻烦的一件小事就是“网购快递寄家里担心没人,寄单位又担心周末到”;在“你认为哪些配套设施是小区必备款?”的征集中,赞同数排在第二的需求就是快递自取箱。

17. 对于日常用得到的公共服务空间,年轻人最需要哪些?得到最多认可的是可以承受早高峰压力的健康早餐店、以及设施齐全收费合理的健身房。

18. 年轻人也许直到搬离一个地方也不知道邻居是什么人,但其实他们非常认同一个安全的小区需要“保安和门卫认识每一个住户”。

19. 此外,对于一个让人有安全感的小区,需要满足“不管多晚回家,路灯都是亮的”。

20. 并不一定期待所谓“只有年轻人居住的社区”,在“啥样的小区让你感觉有安全感?”这项征集中,多数人赞同的是“广场上玩耍的大多是老人孩子,固定居民占大多数”。

21. 住得偏远给人带来的困扰,比起上班耗时长和聚会不方便,其实更烦心的是“点外卖都没什么选择”。

因此,正如前面提到,目前以长租公寓为代表的种种新型服务,在年轻人看来并不是性价比最高之选。除此之外,关于年轻人怎样选择住处、怎样在租来的房子中生活,我们还有这些发现:

追求舒适的居住生活,但找房子大部分时候是个不得不做减法的过程

22. 由于独自生活的经验还不够多,可能曾经租下过“第一眼看着还不错”的老房子,住进去之后发现各种想不到的问题,后悔不迭。

23. “离公司近,通勤时间短,早上可以多睡会儿懒觉”是做出错误决策,不慎租下环境不佳的老房子的一大原因。

24. 对居住质量要求更高的年轻人通常会努力说服自己“住得远没关系,但要离地铁站近;离公司远没关系,地铁不要转线怎么都可以”;不过,有数据说八成人的期望通勤时间在半小时以下,但大多数人的实际通勤时间超过半小时(@58同城)。

25. 用来租赁的房屋常有很多布局不合理的地方:比如客厅巨大、卧室很小,或者阳台和卧室连在一起,但比起找房子过程中的其他坑,这些不算是主要顾虑。

26. 只要能晒到太阳,父母辈非常在意的朝向问题在优先级上可以暂时搁置,常常遭到类似于“为什么要租下朝西的房间”的质疑。

27. 会因为讨厌搬家的麻烦以及担心换房子遇到新的问题,而暂时维持自己现在的居住和生活质量(在好奇心研究所“今年你是怎么凑合过来的?”这项征集中,排名靠前的选项就有“房东涨租,又没大笔钱另换房子,只能凑合住”)。

28. 空巢青年们时常在“要不要自己一个人住”这个问题上摇摆,因为渴望独处又担心完全没人照应。不过数据表明,在几个主要一线城市,最供不应求的户型还是一居室。(@58同城)

对“3000 元把出租屋变成家”这样的改造,其实有心无力

29. 在好奇心研究所一项名为“你心知肚明哪些我就看看的攻略?”的征集中,“3000元打造有格调的出租屋”排名第四。年轻人希望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但由于种种现实因素的考量还是会在“省事”和“品质”间寻求平衡。

30. 算下来以相对低的价格租下旧房子再大动干戈装修会更便宜,但更现实的选择是花稍微多的钱租下装修较好的房子,规避装修完成之后突然被房东赶走的风险,并且可以在短时间入住。

31. 比起“希腊地中海风”、“美式风”和“全新家具”,更在意的是房间有没有甲醛超标。

32. 经常是收藏了一堆设计款家居,结果房东不同意把90年代品味、难看哭的旧家具扔掉。搜索家具、家居、装修经验的过程像是一次 window shopping。

33. 自己喜欢的地毯、电器、摆设,统统不敢买,怕再次搬家的时候痛苦,即使买了,也不敢扔大件商品的包装盒,觉得搬家的时候大概能用上。

34. 在“作为一个囤积控你有哪些痛苦?”这项征集中,我们发现给人们带来最多困扰的杂物是杂志和包装盒。

35. 渴望“断舍离”,但大部分时候搬家才是扔东西的契机。

36. 大部分绿植、家居装饰、厨具和厨房小家电,都是在刚刚搬进新居,雄心壮志地开启一段新生活的时候购置的。

37. 对出租房进行改造的时机不一定是搬进去之前或刚入住的时候。很多情况下年轻人会高估自己的忍耐力和房间质量,在租的房子里住过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忍不了现有的装修,才想寻求改造。(@住范儿)

38. 那些资金不太充裕、但乐于折腾的年轻人呢?比起一站式软装服务,他们更倾向于逛二手网站或旧物市场,也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去挑选性价比最高的方案。(@住范儿)

39. 另外,如果技术手段能达到,他们真正希望互联网思维能解决以下这些需求:

题图和插图来自:林小妖

好奇心研究所是好奇心日报的一个调查栏目,这是一个探讨各种生活方式问题的互动平台,它针对的可能是生活方式的变化和潮流,也可能是某个品牌的服务。你可以在这里投票、吐槽、表明态度。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