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伍德的又一部作品要上电视,是《疯癫亚当》三部曲

  • 时间:
  • 浏览:7

阿特伍德年的效应还将持续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又一个小说系列将被影像化。派拉蒙电视和 Anonymous Content(《聚焦》的制作方之一)日前赢得了其反乌托邦三部曲《疯癫亚当》(MaddAddam)的改编权,会将其改成电视剧。目前具体电视网还未确定。

《疯癫亚当》三部曲包括《羚羊与秧鸡》、《洪水之年》和《疯癫亚当》,讲述了流行病席卷全球后人类面对的残局。一小撮幸存者将带领一个新种族继承这个世界。男主 Jimmy 不信任统治世界的独裁公司,而他最好的朋友将会发明那种消灭了大部分人类的试剂;宗教势力“上帝的园丁”则形成了又一股力量。

像阿特伍德的其他作品一样,三部曲意在警示人们关注现实世界的偏激和错乱(反女权、包里蔓延、唯利是图等)。《纽约客》曾评价三部曲“杰出无畏,甚至超过了奥威尔”;《独立报》评论,“阿特伍德的作品将永远留存下去,因为她讲述的都是我们自己的故事。它并非总是一幅美好的画卷,但它却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真实写照”;Elle 则盛赞作者超越了自己和这个时代,“不仅是对人类希望庄严的颂歌,也是对人类自毁倾向的严肃拷问”。

阿特伍德的作品随着时代的前行似乎愈加凸显了其自身价值,无论是在商业上还是精神上。2017 年堪称阿特伍德年——年初特朗普当选总统、全球女性大游行让《使女的故事》登顶畅销书榜,4 月的同名电视剧引起轰动,获艾美奖和金球奖;11 月,《双面格蕾丝》开播,恰逢韦恩斯坦性骚扰案发酵,社会加诸女性的枷锁再次得到关注。

社会政治环境让人们感到民主和人权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阿特伍德笔下塑造的一个个反乌托邦仿佛是最准确的预言。《纽约时报》直接称其为“反乌托邦预言大师”。

不过阿特伍德并不这么认为。她在和《卫报》的访谈中说,“我不是一个预言家。让我们抛开这个想法吧。预言真的是关于当下发生的事情。在科幻小说中,它永远关于当下。不然还能说什么呢?不存在什么未来的。可能性太多了,但我们不知道会走向哪一个结局……很遗憾我的判断特别正确”。

阿特伍德在作品中所聚焦的权力/滥用权力和与之相随的不平等,其实是现实里永恒的话题。一些实际发生的真实事件奠定了她的想象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展望未来,她并不觉得美国民主遭到挑战很奇怪。“为什么你们会吃惊呢?看看他们的历史吧,人们在当下对美国寄予厚望的原因是它本该成为一个乌托邦,那可没持续多久……霍桑说对了,人们一来到美国,第一个建造的就是绞刑架和监狱。”

幸运的是,随着阿特伍德作品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人会开始思考之前从未想过的问题。这种反省在这个年代显得非常可贵。

题图来自《双面格蕾丝》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