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总统选举白热化,年轻人却不想投票了

  • 时间:
  • 浏览:8

“ #我要投弃权票(GOLPUT),你呢?”

这是印尼人权活动者 Lini Zurlia 三月底发出的推特。本只想表达弃权立场的她,没有想到自己会在网络上引起热议。她的这条推特获得了 2000 多个赞,与 4000 多条讨论。Instagram 上,以 GOLPUT 为标签,最热门的内容也有几十万个赞与几千条讨论。

Lini Zurlia ,图 / 推特

印尼即将举行选举,一亿九千万名选民将投票选出总统与国会议员。

与五年前相同,总统选举中的对阵双方,分别是现任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与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

普拉博沃曾是前总统苏哈托的女婿。 1965-1966 年,军官苏哈托以反共政变上台建立威权统治,同时发起了杀害数十万至数百万人的政治肃清,开启了印尼历史上的“新秩序”(New Order)时期。普拉博沃作为前国防军将领,被认为参与镇压了 1997-1998 年争取民主的学生运动,也是 1998 年种族暴动的幕后指使。

五年前,对比普拉博沃,佐科宛若一股清流。他出身草根、没有显赫家世、没有威权时期联系。从家具商人、广受爱戴的梭罗市长、改革有为的雅加达省长,一直到总统候选人,佐科最终以 53.15% 的支持率获胜。《时代》以他为杂志封面,称他为“新希望”。

 前排左一为佐科,图 / 维基百科

五年后,双方再次对垒。多次民调显示,佐科阵营的支持率始终领先对手,领先幅度达 13%-20%,但高达 20% 的选民尚未决定。

选情紧张,参与过 1998 年“改革”运动的活动者,开始频繁登上电视节目,为没有历史记忆的年轻人揭露“新秩序”时期的政治黑暗与普拉博沃的人权污点。

然而像 Lini Zurlia 这样的年轻一代,却发起了弃权票运动。

印尼的公民社会曾对佐科维寄予厚望。竞选时,他承诺要解决 1965-66 年政变及“新秩序”时期所造成的人权问题。上任至今,正式调查并未展开。

佐科虽然在2014年当选,其所在的政党斗争民主党(PDI-P)却没有掌握议会多数。因此他们必须和其他政党合作,其中就有专业集团党(Golkar)这样源自“新秩序”的旧党派。许多军方要人也由此参与了新政府。

默多克大学讲师 Jacqui Baker 形容佐科是一个发展主义的总统,对复杂法律程序不甚耐烦,不尊崇自由主义。政策上,佐科更看重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而很少在人权议题上表态。

如今,佐科甚至选择了马鲁夫·阿敏(Ma'ruf Amin)做副总统搭档。马鲁夫是印尼最大的穆斯林组织,印尼伊斯兰教士联合会(Nahdlatul Ulama)的前主席。马鲁夫立场保守,曾做出过不利于宗教少数、LGBT 群体乃至于瑜伽修习的宗教裁决。2016年,他曾反对时任雅加达省长、佐科的政治盟友,华人基督徒钟万学(Ahok)。后者因集会发言被剪辑成对伊斯兰教的批评,引起轩然大波,直至入狱。

对伊斯兰教不够虔诚、地下共产党员、华人后代、支持LGBT等等,是这几年政敌对佐科的常见指控。选择马鲁夫做搭档,被广泛认为是佐科安抚保守穆斯林选民的举措。

4 月 1 日,佐科发布推特,声明有关他会支持 LGBT 身份合法化的消息都是恶作剧。Lini 转发了这条推特,说这就是她选择弃权的理由:“我的酷儿朋友们,看来你们都是恶作剧呀!”

一位城市规划监督师向《雅加达邮报》表示:“我再也不相信‘两害相权取其轻’了,我不想投票给任何一个恶鬼。” 许多佐科曾经的支持者,不再认为二者有本质上的不同。

因此这些青年活动者发起了 GOLPUT 运动。GOLPUT (白票)一词源自“新秩序”时期,是对当时被提前安排好的假选举的一种政治抗议。在最近的集会上批评鼓吹 GOLPUT 的人是懦夫、不配做印尼公民的前总统梅加瓦蒂(Megawati Sukarnoputri),为抗议苏哈托政权对选举的控制,也曾呼吁支持者投弃权票。

弃权票运动引起了广泛争议,社交媒体上可见对其的响应、批评与再创作。在社会运动外,还有许多选民选择不去投票,也不将其看作政治表达。弃权其实是印尼选举的常态。《雅加达邮报》整理的数据指出,“新秩序”时期后,自1999年开始的第一场民主选举,印尼选民的弃权率就近乎一直在上涨,水平已达 30% 左右。

如果千禧年一代(年龄在 17–35 岁)愿意投票,他们对这次选举将至关重要。《雅加达邮报》指出,千禧年一代占据了选民总数的三分之一。为了获得他们的支持,两方阵营都使出了浑身解数。

佐科一直在各类社交媒体展现自己的政绩与亲民,更使用了 3D 全息投影来加强选举集会的举办密度。普拉博沃选择的副总统搭档 Sandia Uno,是一位年轻、英俊的商人,据说是许多年轻女性的偶像。为了增添普拉博沃军事强人形象之外的亲和力,竞选团队为他的宠物猫开通了 Instagram 账号。

但在争取支持之前,政治家需要先说服年轻人去投票。

《海峡时报》引述 2017 年的一项研究,研究发现印尼的千禧年一代对政治兴趣寥寥,更关注个人的经济问题。另一项调查发现, 1400 名千禧年一代受访者中只有 23.4% 的人会关注政治新闻,对他们来说,政治新闻过于沉重、复杂与无趣。未决定投票意向的选民中,千禧年一代占据比例最高。

印尼总统与议会选举将于 4 月 17 日举行。

题图 / Mediu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