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的海外扩张不怎么样,中国生产制造模式无法复制

  • 时间:
  • 浏览:7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台湾制造业巨头富士康承诺将在威斯康辛州投资 100 亿美元,创造 1.3 万个工作岗位。其实此前,富士康已经在巴西许下过类似的诺言了。

在巴西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富士康官方公布计划称,公司将投资数十亿美元,在圣保罗打造全球最大的制造业中心。当时政府希望,这一计划能为巴西带来 10 万个工作岗位。

六年后的今天,巴西还在等待其中大多数工作岗位的出现。

“当初富士康说要建工厂的地方现在完全被废弃了,”伊图市长吉列尔梅·加佐拉(Guilherme Gazzola)说,“他们甚至都没兴趣见见我们,连一点表现都没有。”伊图曾是有望从这一计划中获益的城市之一。

富士康在巴西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的经历表明,它极其成功的中国生产制造模式很难在其他地方复制。

在中国,富士康得到了大量的政府补贴,由此建立起了庞大的工厂。公司雇佣了大量年轻的装配线工人来完成业务:为苹果组装 iPhone、为亚马逊组装 Kindle、为索尼组装 PlayStation。这些工人通常每周要辛苦工作 60 小时,时薪仅 2.50 美元。劳工抗议在中国很少见,即使出现也会迅速平息。

但是在其他国家,这种模式很难行得通,富士康必须面对不同的社会、政治与劳动条件。

在巴西,富士康的计划很快就分崩离析了。曾经讨好过富士康的那届巴西政府很快就因腐败指控和弹劾投票下了台。随着经济增长放缓、消费支出下滑,一些政府承诺过的税收优惠不是优惠力度减小,就是惨遭取消。

目前,富士康在巴西仅雇佣了约 2800 名员工。

“富士康大张旗鼓唱着歌跳着舞来了,带来了中国的舞龙者、剪彩仪式、祝酒颂词,签署了常见的样板协议,”阿尔贝托·莫伊尔(Alberto Moel)说,“然后具体到执行的时候,他们却只实现了很小一部分承诺。”莫伊尔是一名投资人,也为早期阶段的科技公司提供科技服务,最近在 Sanford C. Bernstein 调研公司担任技术分析师。

富士康发表声明称,公司承诺在中国海外投资几十亿美元搭建设施。但是,富士康也表示,巴西经济停滞不前,公司此前只能适应这些市场不断变化的情况。

公司在声明中表示:“这一状况以及我们计划投资所针对的顾客不断变化的需求,导致当时我们减少了在巴西的业务。”

至于威斯康辛州的这一计划,富士康称其计划在威斯康辛州东南地区打造全球最大的制造园区。公司希望整体园区面积达到 2000 万平方英尺(约为五角大楼[Pentagon]的三倍),帮助把这一区域变成平板显示屏的大型生产中心。

威斯康辛州共和党人、演讲家保罗·D·瑞恩(Paul D. Ryan)称,富士康的交易“改变了游戏规则”,有助于刺激中西部地区制造业的复苏。七月,特朗普总统在白宫欢呼称,这一协议对于美国制造业、美国员工和“每个能理解‘美国制造’这个概念、商标的人” 而言都是件好事儿。周一,威斯康辛州政府官员斯考特·沃克(Scott Walker)正式批准了这一交易。

富士康有很好的理由可以增加不同的其制造业务。富士康共有 110 万名给员工,其中 95% 在中国工作。在其他地方打造一支员工队伍可以减轻公司对单个场所的依赖,降低风险,防止有国家对中国出口商品征收关税或施加其他商品贸易壁垒。

“他们越靠近美国、巴西等大市场,就越不用担心进口税或其他障碍,”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全球化、治理和竞争力研究中心(Center on Globalization, Governance, & Competitiveness)负责人加里·格里芬(Gary Gereffi)说,“让中国以外的地区供应这些市场,这样就能规避掉所有潜在的关税壁垒了。”

但是,富士康几乎不可能输出自己的中国战略。

电子工业全球供应链根基仍牢牢地扎在亚洲。低成本的劳动力和大量技艺娴熟的工程师是亚洲发展成为制造基地的关键所在。

真正推动富士康中国地区业务蓬勃发展的是政府异常慷慨的补贴和支持,以及这些业务的庞大规模。当地政府常常资助搭建富士康的工厂、管理它的宿舍,并为它招收成千上万员工。一些小县城的政府官员甚至挨家挨户上门招揽员工。

这些政府帮助价值数十亿美元。

2009 年,富士康开始把大规模制造业务搬离中国,在越南、印度等亚洲其他地方开设工厂。现在,富士康在捷克共和国、匈牙利、斯洛伐克都有工厂,在墨西哥也有一间雇佣了 18,000 位员工的工厂。

为了鼓励国内制造业,一些国家开始要求部分产品零件为当地制造。富士康随之开始增加在海外的建设。而且,富士康高管依然采用了与中国国内同样的游戏规则。

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会见了各国的高层领导人,如当时的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等。郭台铭在各个国家作出承诺,获得税收优惠和政府让步,宣布在当地投资数十亿美元,创造成千上万工作岗位。巴西把富士康计划建设的一处地方称为“未来城市”。

接着,现实问题出现了。

印度和越南出现了工人罢工,富士康在这些国家的业务因而暂时关停。巴西的政治和经济动乱致使当局开始减少曾给予富士康的税收优惠。原本富士康还计划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投资 10 亿美元建设工厂,但据分析人员与政府官员称,由于富士康无法建立起它想要的供应链,这一计划也黄了。

富士康的计划在宾夕法尼亚州也受了挫。2013 年,富士康在哈里斯堡开了一间小小的办事处,表示公司有意在宾夕法尼亚州投资 3000 万美元建设一间工厂,雇佣 500 名员工。这间工厂现在还没建完。

宾夕法尼亚州政府拒绝对工厂为何至今未能建成置评,但表示他们还没放弃希望。(富士康并未对此置评。)

提及富士康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承诺,宾夕法尼亚州社区与经济发展部(Pennsylvania Department of Community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发言人在哈里斯堡说:“我们不认为宾夕法尼亚州有什么执行不了的计划。”

对富士康而言,在威斯康辛州投资建厂存在政治利益。

竞选巡演期间,特朗普曾指责中国存在他认为的不公平交易行为。他发誓要让苹果在美国制造产品,并表示他的政府可能会对进口商品收取边境税,提高了贸易战的可能性。

总统大选结束后,富士康也成为了做出承诺的全球公司之一。

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执行总裁马云前往纽约特朗普大楼(Trump Tower),保证在美国创造 100 万工作岗位。日本软银(SoftBank)创始人孙正义表示,公司将会在美国投资 500 亿美元。与此同时,富士康称,公司计划在美国建设生产设施。

特朗普政府帮富士康和威斯康辛州官员之间的一些谈判牵了线,包括瑞恩和沃克带领的团队。双方六月开始谈判,一个月后达成协议。威斯康辛州承诺在未来 15 年间给予富士康 30 亿美元的税收优惠与其他补贴。

威斯康辛州民主党人对这一优惠补贴金额及富士康承诺的工作岗位是否能兑现提出了质疑。无党派机构 Legislative Fiscal Bureau 进行状况分析发现,纳税人至少要到 2042 年才能收回政府的投资。

尽管如此,威斯康辛州立法者仍然在推动双方的合作。上周一,沃克批准了这一交易,并表示这是“我们州真正朝着改变迈出的一步”。

翻译 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